千时逆

打酱油,请无视

【叶蓝】蓝狐狸和叶兔?子(中)

● 上篇忘说设定了尴尬。叶修本体是狐狸,千年狐妖。设定是千年狐妖可以变成其他动物迷惑对方。是兔子是因为逃脱嘉世追杀时为了方便逃跑,结果受伤太重修为倒退了变不回去了……
● 虽然想让叶神当兔子,然而身为一个被选修生物支配的苦命学生,我已经不相信跨种族恋爱了。
● OOC预警

蓝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本来看守蓝河的叶修被打发去吃饭,叶修拜托乔一帆帮忙照顾。蓝河见到陌生人,挣扎着想要起来,结果动作一大,腹部的伤口又疼得他倒下去。

一帆本来在看书,见病床上的狐狸醒了想起来,急忙过来把它扶起来靠在枕头上,又递来了一杯水,水刚递到一半,看着床上的狐狸的兽爪又愣住了,结果手卡在那儿,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变回了原型,也没说什么,两只爪子捧过水一口喝干。

一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拿回空杯,对蓝河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乔一帆,勉强算是叶修的徒弟。”

“蓝河。”蓝河本想给对方一个友好的微笑的,然而伤口疼的他连开口都困难,只勉强说出了名字。

“这里是兴欣的药房,你可以安心,”见蓝河有些戒备,一帆急忙解释,“阁主被老板娘喊去吃饭了,我这就去叫他。”说完就跑了出去。

蓝河没来得及拦住。看着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正好方便整理一下头绪。

蓝河是不大担心自家的兄弟们的,既然叶修已经打倒了中草堂,蓝溪阁也应该能占下那块土地。唯一令他纠结的是,晕倒前叶修的那句“媳妇儿”……

还没想清楚叶修是不是认真的,想着的人就已经来了:“蓝河,你没事儿吧?”

见叶修那么快赶来,蓝河也不好意思问了,连忙安抚有些着急的人:“我没事儿,除了伤口有点疼。”

叶修这才松了口气,转眼又严肃地问道:“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蓝河目光躲闪:“没什么大碍,就是先前跟中草堂打的时候伤着的呗。”

“你别骗我了。当时我就在旁边,清楚那不是中草堂的人伤的。”叶修也不傻,继续逼问道。

蓝河闭口了。叶修见小狐狸低下头一副“我就不说”的表情,无奈了:“不想说就算了。你还能变回人型吗?小安不擅长当兽医,不方便治疗。对了,小安是我们兴欣的医师。”

蓝河努力了一下,然而体内的法力不受控制,反倒是差点给他逼出一口血。

叶修急忙伸手传法力过去帮他调控。等蓝河的日子好不容易稳了下来,才收回法力。

“大概是不行了。”蓝河很失落,五条尾巴不高兴地甩来甩去。叶修看到蓝河蓬松漂亮的尾巴,忍不住伸手把蓝河抱到怀里,小心翼翼地把尾巴托在手里抚摸着。

蓝河表示:我可以咬他吗?

然而想是这么想,他根本没力气去咬,再加上叶修也没用劲揉搓什么的,干脆就放任自己窝在叶修的怀里思考人生:我被兔子摸了尾巴,摸了尾巴,尾巴……

重点是,这只兔子还很强。

蓝河绝望了:我再也不愿意相信食物链这种东西了。

在后面围观了叶蓝二人已经几分钟的安文逸,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叶修前辈,请你让开,我要帮蓝河前辈治疗了。”

叶修依依不舍地放回怀中柔软的团子,退到后面,然后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根烟管。

“叶修前辈,吸烟请到外面去。”安文逸头也不回地说道。

叶修怨念地出了门,从腰侧的香袋中掏出几片烟草,搓碎了放到烟管口,点燃后深吸了一口,吐出烟悠悠地想到:吾儿叛逆……

叶修急忙制止住自己的念头,心里默念:我不是大眼不是杰西卡不是大眼不是……

当叶修吸完最后一口烟时,安文逸的治疗正好结束。他打开门对叶修嘱咐道:“他的伤口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伤口里似乎是有毒素参杂导致他迟迟不能恢复的。这毒素看起来像是蓝溪阁主阁的那种特制毒药,虽然已经被我清除了大半,但是我还是不能彻底的清除毒根。你最好等他法力恢复后,将他送回蓝溪阁本部彻底治疗。”

叶修彻底放下心:“不就是送人,不对,送狐回去嘛,这容易。”随后进房门探望蓝河去了。

早就在安文逸出来时就围过来围观的兴欣众急忙凑上去,想问问自家阁主的八卦。看着众人闪烁着“求知”欲望的眼睛,安文逸无语地思考着自己来兴欣的决定到底对不对了。

等到蓝河回复的七七八八,已经能变回人型时,已经过去了六天了。这六天里,叶修为了不让蓝河担心,特地派猫头鹰罗辑和豹子包子每天往返于兴欣和蓝溪阁之间传信。(两人(包子)主动请命的!)

蓝河在兴欣养伤期间,也被叶修带着兴欣的的外部情况都摸了个透,比如兴欣一竿子人都不是住在那座山里的,而是与众不同地在山下不远的城镇里买了一家大酒楼,身为半妖的陈果就是叶修口中的老板娘;还有之前他醒来时见到的乔一帆是从中草堂拉来的一种名为“鬼树”的中稀有的植物修成的小妖,而治疗他的安文逸则是从霸图那找来的有天生法力的人类;再比如说之前碰到叶修时他是到山上找安文逸要的草药,第二次经过中草堂和蓝溪阁之间的大战是因为老板娘要的野菜正好长在他们争夺的地盘上什么的,此外还有名震妖界的白虎一族的遗孤苏沐橙也在,而她的伴侣是玄武一族的莫凡,当他看见呼啸的前副帮主猫妖和他们蓝溪阁老阁主魏琛坐在一起聊天时,更是吓得不轻。总之给蓝河的感觉是,兴欣的人都很奇特,叶修一点都没有阁主的威严,但是兴欣的众人却又实实在在地让他感觉到他们是尊敬叶修的。这让他更加怀疑叶修的身份。

当然了,叶修这几天也没少来调戏他,如趁他发呆时突然从他背后冒出来,又在他要抗议时用一块绿豆糕堵住他的嘴。还有现在,蓝河正在认真的阅读系舟发来的报告时,旁边出现了一只手,递了一块大块的哈密瓜到了他的嘴边。蓝河早已习以为常的咬掉半块瓜,咽下去后放下手中的报告,却正好看见叶修将那剩下半块哈密瓜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蓝河呛住了,叶修见状连忙又递过一杯茶,顺便帮蓝河拍了拍背。蓝河察觉到背后不轻不重的力道,脸忽的感到有点烧。

然而叶修这时却直接开口道:“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日我们就启程,我送你回蓝溪阁主阁吧。”

蓝河的内心莫名地涌出了一种酸涩的感觉,闷闷不乐的。

“当然我会陪你到治疗结束。毕竟不能让自己内定的媳妇儿跑了啊。”叶修并没有察觉到蓝河的神情变化,但是他清楚自己确实对蓝河动了心,于是他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蓝河炸毛了:“谁是你媳妇儿?!”然后他并不能忽视自己内心那一丝丝窃喜。

“谁应谁是~”叶修怕蓝河真的打上来会扯到伤口,于是赶紧变回兔子跳到蓝河的怀里——这几天他已经摸清楚了,蓝河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所以才会把自己的毛皮打理的那么好。于是他就用变成兔子这招去蹭蓝河的豆腐,蓝河不仅不会察觉反而还会消气,百试不灵。

果不其然,蓝河一下子没了脾气,一下两下的摸着兔子型的叶修这两天被他打理的干干净净的毛,心下很是满足:果然摸别人的毛和摸自己的毛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然而此时蓝河心里还在想着另一件事,就是刚刚自己听到叶修的话时感到的酸涩和欣喜,不会是自己真的喜欢上这个明明应该是自己的食物一族的叶修了吧……

TBC

叶神生日快乐!!!!!赶上了真不容易。

以及,下面喻队和黄少就要出场啦hhh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