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时逆

打酱油,请无视

【叶蓝】蓝桥春雪吾归日

• 复健
• 蓝河的第一视角
• 私设如山,虚拟世界设定。
• OOC预警,BE预警
•『〃』表示蓝河的内心独白

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前方隐隐有光
我奋力向着光源跑去,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了,那个男人正欲转身

我突然醒了,映入眼帘的是木制的天花板,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声响。
我缓缓坐起来,看到了一个正烧着火的壁炉,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一对木制桌椅,和头顶明显与环境格格不入的明亮的华丽欧式吊灯外,别无他物。窗外有一条纯粹的,蓝色的河流。

“呦,你醒啦。”
耳边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我望向门口,一个身着有红色流云图案的米色布衣布裤的男人手持长烟管靠着门框,黑色短发有些凌乱,略长的发尾束成一缕小辫搭在肩上,琥珀色的瞳孔中似有星云闪耀,嘴角挂着笑,却怎么看怎么……额……嘲讽?
“别那么警惕地看着我。昨天我去拾木材时,看见你可怜兮兮地倒在树林里,冻得嘴唇发紫,就好心地把你捡回来了。所以按理来说,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抽动,深吸一口气,克制住想吐槽那个“捡”字的冲动向他道谢:“多谢您搭救了我,不知兄弟如何称呼?”
“君莫笑。你要是觉得三个字长,叫我高手或者大神的,我也是不介意的哦。”
“……”
我彻底无语了。

君莫笑像是看出了我的无语,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我?”我愣住了,我叫什么来着?
『蓝』
隐约间,我听到一声温柔的呼唤。是在叫我吗?
蓝……蓝是我的姓氏吗?
猛然间,我想起了窗外那条蓝色的河流。
“蓝河。我叫蓝河。”

“蓝河吗……”君莫笑低下头,变魔术似的点燃了烟管中的烟草,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吐出一口烟来,“不错的名字……那我以后就喊你小蓝吧。”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在听到我的名字后,变得十分忧伤,那句小蓝更是如此,该不会是我随便起的名字正好是人家哪个挚友或亲人的名字了吧?要不告诉他是我现编的名字?
然而我还没有开口解释,君莫笑就转身离开了:“既然醒了,就出来吃饭吧。哦对了,给你准备的衣服就在你枕头旁呢,换好了再出来。”
展开衣物,和君莫笑方才的衣服很像,不过是流云的颜色改成了蓝色,尺寸也略小些,却正合我身,仿佛是专门为我定制的,而且是情侣款。
等等,情侣款?!我被自己的想法怔住了。

等到我终于做好心理建设换完衣服后,我才慢慢地挪出房间,一出房门拐弯便到了客厅,和卧室一样没什么装饰品,有的只是一个餐桌和两张垫了毛皮的椅子,桌上摆着冒热气的汤和面包。君莫笑就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在看报纸:“终于肯出来啦?我说小蓝啊,虽然现在是冬天,我屋子好歹也点着壁炉,不至于冷到没了被窝就不行吧?”
“咕~”看到食物后,我才察觉到自己的饥肠辘辘,也没力气反驳君莫笑的话,坐下来就准备一阵狼吞虎咽,然而才咬下第一口面包,我就发现自己居然尝不出味道。在勉强让自己把面包吃完后,没有再喝汤,只是默默地瘫在了椅子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虽然没味道,但起码能填饱肚子啊。』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君莫笑却没看出我的勉强:“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我回以一个挤出来的微笑:“还不错。”
“那可是附近镇上最好的一家面包店做的面包。”君莫笑对于我的回答看上去十分满意,脸上带着“我的眼光不错吧”的笑容。一想到他是为了我准备的,我便没去泼他冷水。
“对了,”君莫笑放下报纸,“既然你身体好了,那你跟我一块儿去赶集吧,正好家里也没食材了。”
我略微思考一下,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我俩只多穿了一件棉袄就出门了。

出门后我才发现,虽然是冬天,并且外面已是银装素裹,我却丝毫感受不到寒意,这才想起刚才在室内自己也没有因为离壁炉近而感受到暖意。似乎这个世界并没有任何温度,或者说,我看向耳朵冻的红红的,不断向自己掌心哈气的君莫笑,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温度,还有味道。
“怎么突然不走了?”君莫笑转过身来看向我,“是觉得冷了吗?”说着,他向我走来,然后用他的双手包裹住我的双手,轻轻哈气。这一次,我感觉到了温暖。
“谢谢。”
他挑了挑眉:“不用那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然后放开了手。温暖的感觉又不见了。

大概走了有半个多小时吧,我们终于到达了小镇。小镇的入口处立着一个拱门样式的石制地标建筑,标准的欧式风格上却刻着三个汉字:“蓝桥镇”
“蓝桥……”我总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再看看里面的建筑,街道,到让我产生一种错觉,一种我似乎来过这里的错觉。
『就好像是在荣耀里一样』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荣耀?荣耀是什么?一个名字吗?
“荣耀是这片大陆的名字。很奇怪吧,荣耀大陆什么的?”君莫笑的声音从我的身旁传来,我诧异地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拜托~小少爷,你都说出来了好吗?”君莫笑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语气里带着……宠溺?手还在揉我的头发,“好了小蓝,我们该去赶集了,不然迟了可没什么好东西咯。”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君莫笑的带领下,购买了两大袋据说是一周用的食粮,吃了一顿寡然无味但是君莫笑极力推荐的午餐后,才终于回去了君莫笑的小屋。
晚上是君莫笑亲身上阵,令我意外的是,这一次,我终于尝出了食物的味道。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呆了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习惯了君莫笑时不时的嘲讽和调笑,习惯了只能感受到君莫笑身上的温度,只能尝出他亲手做的食物的味道,习惯了在君莫笑的陪伴下,悠然地在到各个地方欣赏风景。其中我最爱的,是蓝桥镇旁的蓝桥森林里,我初来时看到的那条蓝色的河流的源头风景。大抵是冬天太冷的缘故,源头处的小瀑布彻底的冻成了一大片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格外美丽。即使据君莫笑说现在已经要到初春了,这里的冰块也丝毫没有融化的意思,附近的草坪也一片荒芜。
但是每天晚上,我还是会做那个在黑暗中向着光奔跑的梦,梦里的那个男人每次都站在那里,然后转身,每一次转身都比前一次的幅度更大,然而我却始终看不清他的脸,起初是幅度不够,后来是他身后的光的阻碍。我心中的不安也随着这个梦境,越积越多。

这一天,根据君莫笑屋里的日历来看,已经是立春了。梦里的那个男人已经彻底转过身来了,光下看不清的面孔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感到越来越压抑,我的大脑在告诉我,不要想起他,不要知道他是谁,似乎这样对我来说,会是一件更好的事情。在我被惊醒后,我怀着巨大的不安同往日一样来到客厅,准备一边坐在餐桌前品尝君莫笑亲手制作的早餐一边看报纸,然而奇怪的是,我的那份食物放在桌上,君莫笑本人却不见了踪影。我更加害怕,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只能靠胡思乱想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正当我的脑洞扩散到他是这片大陆的王子但是不愿继承王位才跑到这里隐居时,君莫笑回来了,背上背着一把白色的伞,隐约的还有反光,就像是钢铁做成的一样。
『千机伞』
我愣住了,但君莫笑却一改往日的热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吃完了就随我来吧。”

我惴惴不安地跟在君莫笑身后,来到了那个结冰的瀑布前。这里还是依旧那么美,但安静的更胜以往。
君莫笑做出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举动。他拿出背上的那把白伞,朝着瀑布重重挥下。
哗啦——
一大块冰块伴着声音落下,变成四散的冰屑,露出一个漆黑的洞穴。
“小蓝,进去吧。”

洞穴不深,很快就到了出口,可出口的景色将我震在原地——
给外面银装素裹的景色不同,这个山谷已是春意盎然:绿油油的看起来毛绒绒的草坪,各色不同的花苞,和漫天飞舞的白色花瓣。山谷的正中央是一个参天大树,上面开满了白色的樱花,就像
“像不像春天的雪花。”虽然是在提问,但君莫笑用的却是陈述句。他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到了树干前。
“这棵树的名字叫‘春雪’。”
“春雪?”我看向那些飞舞的花瓣,“很合适的名字。”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
脑海中的声音和君莫笑的声音合在了一起。
我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疼,无数的记忆向我涌来,最终,梦里的那个身影和眼前的君莫笑合在了一起。
我捂住脸,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叶…修……”
君莫笑笑了,是能让人看出的,发自内心的笑:“小蓝。”
他说道:“小蓝,你该回去了。”
他又说道:“小蓝,你要照顾好自己。”
最后,他说道:“对不起,许博远,我的爱人。”
『蓝桥春雪君归日』
不知是他说的,还是我脑海中的声音说的,一阵天旋地转,我陷入了昏迷。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苍白,我感觉自己被一个头盔卡住,只能艰难地偏过头,看到床边一双双惊喜又悲伤的眼睛,里面没有那双有星云闪耀的琥珀色眼眸。
望向另一边,窗外一片金黄。
『蓝桥春雪吾归日,秦岭秋风君去时』





前提大概就是叶修去世让小蓝受到刺激失忆昏迷,大家没办法只能通过叶修生前参与设计并保留其意识的虚拟世界试图唤醒小蓝。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顶锅盖逃走)
不能感觉到温度味道的设定只是为了让小蓝意识到自己处在虚拟世界以及叶修对他很重要而已_(:3」∠)_

评论(1)

热度(23)